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诗歌是心灵与理性的吟唱——江冠宇《鲜嫩的情愫》读后
2013-01-29 23:17:48 来源: 作者:张俊彪 【 】 浏览:1174
分享到:
评论:0

    诗歌和音乐是人类文学和艺术的源头,早在文字记事形成之前,我们的原始祖先在生活、劳动和迁徙过程中,应该最先是以诗歌和音乐的共同吟唱与奏鸣来抒发表达心灵和性情的。诗歌发展到今天,它与音乐渐渐地分离而独立成为一种文体,但它依然是诗人表述灵感和情绪的载体。于是便有了诗言志,诗言情;诗歌即生活,诗歌即人性之类的结语了。江冠宇的诗集《鲜嫩的情愫》(2012年12月中国戏剧出版社)也可以用这样的诗性来品读。

    我和江冠宇相识已有20来年,那时他还是一个刚读完大学南下深圳打工的热血青年。二十年过后,他的人性开始了成熟与不惑,而诗性也进入了而立与变异,一切都走过了当初的青涩与纯真。他以写诗为主,先后出版过诗集《月亮泡软的情歌》《悬浮的往事》《深圳物语》,也写散文和小说,并出版了散文集《剪碎忧伤》,长篇小说《爱情超市》。他因写作而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评聘了文学创作二级,获得了中国作协诗刊社年度“诗集优秀奖”,第五届深圳青年文学奖,中国散文学会“中国当代散文奖”,并入选深圳三十年三十位诗人等荣誉。他出生于陕西宝鸡,成长读书在陇东泾河之滨的平凉,陕甘大地基本上造就了他那西北人所特有的心灵与性情,仁善之中有暴烈,刚勇之后有柔肠,于是便粗犷豪放,爱憎分明,而这些人性特点也就幻化成了他的诗性特色。陕甘那广袤宽厚的黄土大地,处于黄河中上游地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起源、生成和发祥之地,悠久和深远的农耕文明至今像山花野果一样浓郁地存留在那里的河川村寨。因而,传统道德文化的基因深深地植入了他的心灵和性情。然而,当改革开放的熏风由东南沿海进入西部原野,海洋文明即商品文化的疾风席卷西北各大中城市的时候,他已远离家乡而投身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了。于是,两种不同文化的对立与冲突,不仅影响并改变着他青年之后的心灵与性情,也潜移默化地表现和反映在他的文学写作之中,当然最为凸显的是他的诗歌吟唱了。

    在这本诗集中,他汜泛着排山倒海的激情浪潮,反复吟唱着永久存活在他心中的爱情、亲情和乡情,那是一种理想与浪漫的爱情,真挚与赤诚的亲情,萦回与激荡的乡情。他对一位少女写下来这样的诗句:“你推门进来/金黄色连衣裙/和手里猩红色雨伞/让我品味一个如诗的早晨/你轻轻地微笑/宛如一朵玫瑰/盛开在每个日子/你是飘忽的彩云/天天我隔着眼镜/隔着别人的背影/窥视你温柔沉默/我用深情的眼神/悄悄地告诉你啊/希望你推门时候/再对我轻轻一笑/把你浓浓的芳心/藏进我寂寞心里”;他还在另一首诗的最后写下了这样的几行:“我的爱情只好站成大树/守在你的门外/落一地的枯枝败叶/阻挡你离开的脚步。”在他那许多吟唱亲情的诗里,与爱情诗的情感色调迥然不同:“风风雨雨几十年/我总飞不出母亲的天空/奔奔波波几十年/我总跑不出母亲的草原/雨天我在远方/为她写着思念”(《写给母亲》);“他坚实宽厚的胸膛/曾让我们寒雪横飞日子里/咀嚼着春天的阳光/享受着温暖的生活”(《父亲》);“走进了家园/走进了我的日子/你为我烧菜做饭/你为我养育女儿/你为我孝敬父母/在我诗里你是最美花朵/在我歌里你是最美音符 ”(《写给贤妻》);“此刻我想抱抱女儿/此刻我想亲亲女儿/但是女儿长大了/只能美美地想一想/一瞬间/时间就像雪融化。”然而,在他那为数不少的乡情诗里,虽然有《出嫁的小姑》《思乡曲之一》《思乡曲之二》这样开朗、明快、欢畅的诗篇,但更令人回肠荡气的还是他在深圳《景蜜公园》里由眼前的生活想到了遥远的大西北故乡:“我望着眼前的甜蜜生活/自己想起苍茫的黄土塬/黄土塬过生活的乡亲们/他们为了日子不停操劳/为一口水一碗粮食奔波/他们为孩子的学费犯愁/为缺一分钱差点去上吊/黄土塬啊黄土塬/我的日头毒晒/风吹雨打的乡亲们/有一天,我也看到你们/放下笨重的锄头和农具/清晨,悠闲地舞着生活。”从这些深情地吟唱中,可以感受到诗人仁善的心,柔肠的情,还有一颗赤子的灵魂。

    诗集中收入了一部分反映深圳城市生活的诗歌,虽然数量不多,但却明显地反映了诗人从陕甘大地移居深圳二十来年的心性变化过程。乡野生活的自然宁谧,农耕文明的纯净美好,民族道德文化熏陶与规范下的人际透明单纯,都给诗人童年和少年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而深圳地处东南沿海,因由千百年来的通航通商而逐渐形成并固结下来的海洋文化,功利和交换也就替代了人情与友谊,这令每一个初来乍到的大西北人都难以融入,于是心灵的挣扎与性格的撕扯也就在所难免了。深圳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与裂变,而今农耕文明残留的气息已经奄奄无几,工业文明和商业文明已逐渐弱势于日趋强势崛起的现代文明与后现代文明,于是多元并生的文化必然令这座城市五光十色,日新月异,而生活于其中的人们也就被浮躁与功利裹挟着手忙脚乱,日思梦想着急于图新求变。然而,这又是工业文明与商业文明交替置换于现代文明与后现代文明过度时期的一种必然,也是时代和社会的一种前行与进步。因而,江冠宇的这部分诗歌中,也就顺理成章地出现了内心的煎熬,性格的裂痛,灵魂的激荡。他在《冰雕的季节不要为我哭》中吟唱:“走吧!漫长的雨季/所有行驶的故事/都在流泪/所有的春天都在等待”;在《女人的月亮》中叹息:“面对繁华似锦的夜市/喝醉酒的女人/显得那么生动和逼真/丢掉了化妆/丢掉了面具/你想起了乡村油灯下的温暖/你想起田埂麦地里的清香/你想起水沟河塘里的蛙鸣”;在《城市与你》中自白:“深深的寂静里/灯光罩出一片深圳的孤独”;还有《逆光中的城市》里那句“我空洞的心灵无法塞满物质的城市”,于是也就有了《黄昏》中的思绪:“沉默无语的夜晚/酒和朋友与我相隔年代久远/只有一遍又一遍放着/来自故乡的音乐”;然后他《观察一只鸟》:“其实观察一只鸟/或者交往一只鸟/比观察一个人容易/比交往一个人放心/鸟和他的叫声一样/纯粹/简单”;最终也就有了《蚕的一生》:“蚕的一生/也是人的一生/我们从生到死/不停地吸吮着/阳光、空气、水分和/大地酝酿的精华  然后我们披着/贪婪的欲望/虚伪的英名/不断地反刍/昼夜的吐丝/给自己编织华丽的茧/将肮脏的肉体/高贵地裹在里面/最后成了自己的坟墓  人的一生/也是蚕的一生/但蚕比人纯洁和干净。”

    江冠宇二十来年,从学习写诗到而今,就是这样,用自己一颗诗人的心灵,一个大西北人的性情,倾情热忱地吟唱出了《鲜嫩的情愫》这本沉甸甸的诗集。
 

                2012年12月8日于深圳麒麟山庄

 

Tags: 责任编辑:tea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从上一首诗到下一首诗读杨克 ——.. 下一篇山西研讨张石山新作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