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悲情洒向四千米高原
2012-05-30 21:06:00 来源:深圳作协 作者: 【 】 浏览:1311
分享到:
评论:0



广东边防七支队医疗队送伤员上军机。本报记者 李伟文 摄 


玉树之难,中华之殇!山河齐哀,举国同悲。昨天,全国下半旗向青海玉树地震中遇难的同胞志哀。本报文化星空与深圳市作家协会联袂,组织市内作家,写下了一篇篇催人泪下的诗文,以纪念在地震中死去的同胞。

我眼中的阿福

  摩 卡


阿福生前与玉树的孩子们在一起。 

   如果不是玉树那场地震,我恐怕永远都不知阿福以前是个名人,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名叫“黄福荣”,在过去的两年里,他一直让我喊他阿福,对自己曾经的善举,阿福从来都没向朋友提起。

   2002年,他为血癌病人筹款,由香港到北京,背着笨重背囊日行数十公里,以3个月时间行完全程2800公里,帮助中华骨髓库筹得善款几十万元。

   2003年,他得知一对双胞胎兄弟中的哥哥身患白血病,病情垂危,经过多方打听,他终于找到这对双胞胎,不仅为双胞胎哥哥联系多家医院治疗,并在那位哥哥去世后,始终资助这个家庭,直到弟弟大学毕业。

   10年间,他参加的民间志愿者组织无数,秉着做个好人,做好事的信念,奔赴贫困山区的足迹遍布中国十几个省市,每当有人追问他的名字时,他总是简单一句,香港义工。

   2010年,他只身前往青海玉树孤儿院,在7.1级地震来临之际,本已脱险的他再次冲进废墟,抢救掩埋在钢筋水泥之下的三个孩子,一个老师。老师和孩子脱险了,而他,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知道他噩耗那天,梳理很多次思绪,总不相信这是真的,脑海中,一直浮现和阿福认识的情景:

   2008年,5·12地震后,我和来自各地的志愿者们在洛水镇建帐篷学校。每天傍晚,都会有个40多岁的中年人匆忙赶过来帮我们铺地砖,搬桌椅。他无声地来,悄悄地走,我们一度以为他是洛水镇本地人。

   有一回,天下着大雨,雨水落地,合着地震后泥泞的废墟,将我们原本拟定的帐篷学校校址变得稀泞不堪,这个神秘的中年人又和我们一起,淋着雨,蹲在地上,将废墟中的砖头一块块码平。从那时起,我们知道他叫阿福,在香港做货车司机,年轻时就开始奔波内地,热心从事公益事业,5·12地震几天后,他就来到灾区,从红白到涧底再到洛水,他一直寻找自己可以做的事。

   帐篷学校开学那天,阿福又是早早地来,和我们一起将桌椅板凳摆好,当闻讯赶来的电视台记者把话筒递给他时,阿福很快地跑掉了,从此,他再也没来过我们学校。

   有一次,在洛水镇上见到阿福,他正在镇临时搭建的图书馆里,给孩子们分发各地捐赠的书籍。问他为什么不去我们学校时,他腼腆一笑,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回答:现在那边都是记者,不喜欢,嗯,不喜欢。

   后来,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来到洛水,传出了不好的言论,政府开始清理志愿者,作为香港人的特殊身份,阿福成了首批被劝返人员,阿福不想走,他觉得自己想做的事还没做完,就悄悄躲进川主庙,和庙里的道士一起,每天一块砖,一块砖地垒砌,为寺庙做力所能及的修复工作。

   我们离开洛水那天,把很多捐来的物质分发给当地人,看到阿福时,他很不好意思地同我们商量,可不可以给川主庙里捐赠两桶油。一直以来,庙里的老人家始终自救,没向政府开过一次口,我们按着阿福的心愿去做了。当政府的学校建好,帐篷学校拆迁,我们离开学校那天,阿福再一次早早回到学校,晨风中,他随着汽车奔跑,挥舞着手臂送我们好远,好远。

   本以为,与阿福的结缘只是洛水镇几个志愿者的相遇,没想到回到城市后,香港和深圳的一水之隔让阿福和我们成了好朋友。

   3月,阿福来向我们辞行,他说,过几天要去青海。听说那里的孩子很穷,吃不上饭,穿不上衣,刚好这段时间有假期,他想去两个月,扶贫。

   临走时,阿福还让我多准备些不穿的衣服,过些天,他到了青海,就让朋友过来取,给贫困地区的孩子寄过去。我早早地准备好,整整一大包的衣服。可是,一天、两天过去,我等来的,却是阿福遇难的消息。

   听说,阿福本来是在兰州的,听人说玉树县有个孤儿院就跟着朋友赶了过去。七点多的地震并没波及到阿福的安全,只是地震后,他第一时间回到孤儿院,得知还有老师和三个孤儿被压在钢筋水泥下,阿福没多想冲上去救,结果10点多的余震袭来,阿福遇难了。

   QQ上,还有好友的头像在闪烁,她问我,旧衣服还要吗?她那里有些,什么时候方便送过来。我说,不知道。真的,我不知道阿福什么时候会来电话,什么时候会来取衣服,直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阿福的死,我和H,还抱着一丝希望,那个消息是假的,是周围的朋友看错了,阿福只是轻伤,只是昏迷,只是短暂地倒下,我还希望,他会在某一天,敲开我们的房门,以前那样害羞地告诉我们:想你们了,就来看看……

   (注:阿福为本次玉树震灾中勇救孤儿牺牲的香港义工)
   此 岸

   从 容

   楼啊

   风筝

   怎么奔跑

   我想飞的时候

   会和云集合

   楼啊

   是否渴望被

   云

   提升

   成为瓦砾

   被谁超拔


   祈 祷

   龚莉丽

   刚刚是你给我整理的书包

   是你为我做的早餐

   叮嘱我要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

   长大要做祖国的栋梁

   突然地动山摇 房屋倒塌

   我看到自己和不少同学

   被压在了废墟之下

   在恐惧中 成群结队来到天堂

   爸爸说过天堂是美丽的

   妈妈告诉我天堂里很快乐

   可是这里人挤人脚踩脚

   鲜血痛苦覆盖整个天堂

   爸爸跪在废墟前用双手刨着钢筋泥土 妈妈抱着我变形的身子哭肿了双眼

   还有好多的叔叔阿姨

   他们都在帮忙 都在全力救助

   相信灾难很快就会过去

   家乡也会很快重建起来


   生命相依

   秦锦屏

   生命相依 真情相依

   这一刻让我轻轻拥抱你

   安抚你受伤的心灵

   给你继续飞翔的勇气

   生命相依 真情相依

   这一刻让我为你擦去泪滴

   温暖你孤独的心灵

   给你热爱生命的勇气

   这世界有阳光、鲜花、雨露

   我们和你永远不分离

   这世界有他 有我还有你

   我们和你永远在一起 

   生命相依 真情相依

   我们用爱来温暖你

   生命相依 真情相依

   我们一生一世陪伴你、陪伴你……


   写给玉树的信

   廖令鹏

   玉树,你要坚强,

   不要为短暂的修辞错误而伤心。

   你仍是美丽的

   你是个好女孩,骨子里充满力量和勇气

   像传说中的圣女贞德

   你善于在草原上追逐太阳

   在羊群中发现歌声

   你要在坍塌的房屋中找回泥土

   在零乱的瓦砾中找回信仰的蝴蝶


   把温暖送向玉树

   凌春杰

   久久地对着玉树的卫星地图,放大到极限,青山、河流清晰可见,还有成片的房屋。

   我没有看到灾难,没有看到倒塌的房屋,也没有看到露宿在寒风中的同胞。我宁可相信,在山脉之间,依然天蓝水绿,依然安静祥和,依然在牧歌中升腾着农家的炊烟。

   但是,我忍不住揪心的悲痛!

   7.1级,一个惊悸,无声从4月14日的清晨,在玉树14公里的深处磁场般传达延伸,大自然竟然没有知会我们。这一瞬间,山河呜咽,惨绝人寰。

   生命顿时脆弱不堪,数千鲜活的生命,瞬间被埋没,家园顿时裂开塌陷,装满幸福的屋子,须臾间化为废墟。

   那蓝蓝的青海湖,正聚起亿万中国人神情哀痛的眼泪!

   那风雪中的玉树,正集结着每一个龙人的关注与行动!

   药品,帐篷,食品;捐助,救援,空运。生命的亮光,绽放在高原风雪中的较量,总是产生奇迹。

   子弟兵,志愿者,领导人,幸运者,他们的身影,疲惫而坚强地闪现在救助现场,唱响生命的赞歌。

   开周格来,一个年少的诗人,用他的童真感天动地:若生命回旋,我愿再见!

   伸出我们的双手,挺起不屈的脊梁!

   那是中国的大合唱,悲壮,激情,温暖,在4000米的高原上格外响亮,充满了人性的光芒,化解悲痛的温度,让从废墟中走出来的人无比坚强。

   中国正排起一条巨龙,把温暖的双手伸向玉树!


   让玉树在火焰中凤凰涅槃

   陈 晨

   但凡去过青海的人,都会感佩于那里几乎触手可及的蓝天白云,和那里肆意奔跑的羚羊,也都感慨于生活在那里的憨厚牧民。我们看惯了都市里高楼林立,车辆逡巡,眼中早已看不到儿时的纯净,追逐名利的生活让我们的心灵不再单纯。但是,刚一踏上青海的土地,嗅一嗅离天最近的气味,那些从天上飘下来还没来得及沾染上尘世污浊的清净之气,霎时间,让我们的灵魂得到了洗涤。忍不住就想,干脆在这里安个家,让世俗的纷扰都离得远远的,多好啊!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美好的事物就应该拥有美好的结局。在青海玉树生活着的牧民们,在草原上奔跑的羊群,是最应该享受到和美的生活的,他们在蓝天下的美好生活,是不该被打扰的。可是,这种生活竟然连天都嫉妒,今年4月14日7时49分,牧场刚抖落身上的晨露,准备迎接新的一天,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让这片土地上祥和的生活戛然而止,突如其来的7.1级地震,震塌了无数的房屋,在羚羊刚轻巧地跳开的地方撕开了一道道伤口,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藏传佛寺藏经阁也遭到了破坏。每一个人都惊呆了。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昔日飘荡着的欢乐歌声,此时听不到了;往日惬意奔跑的羚羊,也忍不住心有余悸地回过头看看身后发生了什么;昔日牧民们最爱喝的酥油茶和青稞酒,这时也都不知道埋在了哪堆废墟的下面。

   生离死别,刹那间多少人仙凡两隔。幸存的同胞还来不及哭泣,就加入到救援队伍中,看着震后图片,潸然泪下,捐款捐物。再大的困难,若举国之力,都能一起挺过去。今天,举国下半旗志哀,是为了地震中罹难的同胞手足。把分在每一个人心中的悲痛凝聚成一股火焰,让它温暖地震灾区幸存的同胞的心,让青海玉树在火焰中如凤凰般涅槃。

  
   四月里的哀伤

   夏 子

   这是个不平常的四月,总有泪流出来,情不自禁地流出来。以至我根本没有意识,没有准备,就会默默地哭一场。哭这个阴霾的春末,哭这场万恶的地震,哭那些死去的同胞,哭那片破碎的土地,哭那些悲痛的灵魂,还有那些英雄的人英雄的事……明月如镜,高悬天空,映照千年岁月。忧伤至极时,诗人心底里的澄明之境自然如斯地茫茫然空空然凄凄然般阔朗起来……歌声呜咽/泪水涟涟/只身悲痛在天边/伤无涯/血尤鲜/凝成忧郁一片/伊人走单骑/天地间/划出哀伤无限……

   这便是我的《安魂曲》。

   4月20日,那是一个悲戚交加,爱心澎湃的不眠之夜。我拒绝所有的应酬,草草地吃过晚饭,就跟家人坐在电视机旁,等候“情系玉树,大爱无疆”抗震救灾大型募捐活动在中央电视台中央演播大厅举行。我的心是沉重的,满眼泪水,全身悲痛。我流着泪打热线电话,一遍,两遍,三遍……可是,怎么打也打不进去。我不甘心,还是一个劲地拨,大概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有人接线了,一听,是水均益的声音。我的心激动起来,平时看他做“高端访谈”的节目,他的学识,他的才华,他的冷静沉着,他的海阔天空,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现在终于可以亲自听到他的声音了。我一时紧张,竟不知道说什么好。犹豫了几秒钟,又怕耽误他的宝贵时间,就说:我自己捐一份,还帮我远在天国的父母捐一份。水均益用他那醇厚的男中音,动情地说:谢谢!我为你而骄傲!为你的父母而骄傲!我加一句:我更为你骄傲!为大爱而骄傲!我把自己的爱心捐出来,100、200、300、500、1000……那一刻,我的心颤抖了,我一个普通的职员,钱是有限的,但真诚与爱全在这里。我的泪水又一次止不住地流出来,并切身感受到了爱的力量。

   在这举国同悲的日子里,我一个人,能为灾区做些什么呢?对了,就用爱来刷新伤口,说出那些撼世的疼痛吧。爱如歌,歌声悠扬,飘向远方,可是,远在远方的远方,比远方更远……

   我似乎听到《安魂曲》的悠扬,她轻轻滑过全国人民的眼泪,感受4·14灾情后玉树大地上冰冷细腻的质感;假设在落叶满地的寒秋,我们的身影穿过广袤的高原,抚摩这段悲痛的历史再详细体验深圳这边陲南国的秀丽与温暖,雄伟与浩阔……我真的会小心翼翼地把这些爱都珍藏起来,装进自己的心里。然后,在一个暖暖的午后,慢慢重温这曾走过的悲情,这四月的哀伤,感受这些曾用悲壮铸就的诗魂。那时,有文字伴着,有诗伴着。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Tags:高原 责任编辑:tea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迎接建党九十五周年 庆祝金普新.. 下一篇打工文学贵在保持自由精神---第五..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