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曹文轩:这个时代需要“儿童的眼光”
2012-09-17 11:51:05 来源: 作者: 【 】 浏览:910
分享到:
评论:0

  曹文轩:这个时代需要“儿童的眼光”

  1

  作家曹文轩堪为刚刚结束的北京图博会上的“明星”。先是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对他输出版权的图书,几无先例地举办了一场名为“世界的认可”的版贸成果推介会;一日后,曹文轩与扎克·欧耶尔等瑞典作家以“文学的技巧与视界”为题进行探讨与交流; 时隔两天,他又与韩国儿童文学畅销书作家黄善美,以“物欲化的世界与天真视角的价值”为题进行对谈。

  这一切都源于曹文轩三十多年来在儿童文学创作上取得的突出成就。他的写作保持了较高的文学品位,又有良好的市场效益,如《草房子》各种版本的印刷已达140余次,《青铜葵花》5年印刷50次。近些年,他的作品越来越多地被国外出版社购买版权,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韩文、希腊文、瑞典文、越南文等文字和被外国出版社购买版权的作品达30种,已出版和即将出版的外文版本就有35种。他新近出版的《发条鼠》等图画书甫一出版就被法国百周年出版社购得版权。去年,他的作品获得新闻出版总署颁发的版权输出奖。曹文轩坦言,自己并不特别在意作品的版权输出,他更在意的是作品的品质。作品在国外受欢迎也让他深入思考,到底具有什么样的品质作品才可能长久?在他看来,文学中一定有为世界读者所接受和认知的一些恒定不变的元素,其中包括道义、审美观和艺术品格等等,这是全世界的优秀文学都会遵循的基本品质,尤其是作为文学存在之本的道义。曹文轩认为,人类当初选择文学,一定是因为文学可以表现人类的道义感、并帮助人类培养道义感。“人性中有许多卑劣甚至下流的品质,但人类希望自己的人性得到改造与净化。回过头看,如果没有成千上万优美的诗篇、散文、小说,人性一定是非常令人失望的。”

  在曹文轩看来,某种意义上正是因为文学体现了这些品质,它才会感动千千万万的读者。他自己的作品,无论多么千差万别,他都希望拥有这样一种感动。“我所选择的题材、故事,无论长篇还是短篇,无一不是先感动了我的。”他厌恶冷血文字,不管别人因此得了什么了不起的奖。因为从根本上来讲,文学不是用来满足人们的理智需要,而是用来满足人们的情感需要。“有人瞧不起‘感动’,但我瞧得起。这是我从古典形态文学那里接收到的一份遗产。我曾无数次说过,我不想‘深刻’,不想那种做作的,歪曲人类存在状态的,让人一生不悦的‘深刻’。在我供奉的大师们那里,我看到了,悲悯是他们文字基本的精神。而我的作品之所以被外国出版社注意,是与这一个人类共同希求的精神有关的。”

  同样,他对文学中“非审美”因素的肆虐,表达了自己决绝的厌恶态度。在他的理解里,我们当下正处于反审美的语境里,坚持审美反倒与整个语境是冲突的,不和谐的。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认知如很多人以为的那样,是因为高度敏感而虚幻出来的。“因为事实就在那里:坚持文学的审美功能,至少是被边缘化了。当我谈到审美的时候,我的四周是无动于衷的,我甚至看到了无数怀疑的目光。可我的态度是:写作一天,坚持一天。我始终将审美的维度视作作品的生命线。我想,我的作品被翻译成各种文字,走进了他国读者的阅读空间,给我带来的主要并不是荣誉,也不是利益,而是慰藉,是对我坚守审美的抚慰。”

  事实上,的确如他自己所言,他的作品总是通过天真的视角,描绘人世间的真、善、美,抵制物欲化的世界,令孩子们醒悟美丽所具有的人性价值。当被问到,他不顾常是悲惨、残酷、非理性的现实,执意写作美丽、抒情的作品,是为了保护儿童还是为了逃避现实?曹文轩反问道: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儿童文学将会怎样?“我们大概看到的更多的是炒作、暴力和一些肮脏的东西,孩子的眼光把‘恶’和‘丑’大大地过滤掉了,才有‘善’和‘美’的存在。正因为此,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更需要一种‘儿童的眼光’”。 记者 傅小平

 

Tags: 责任编辑:tea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苏州作家地域文化特征与日常性表达 下一篇莫言:小说存在价值与否不能用道..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