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网络写作应远离“利益江湖”
2014-06-20 16:52:01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钟润生 【 】 浏览:1335
分享到:
评论:0

    ◎ 深圳特区报记者 钟润生

1.jpg

2.jpg

深圳网络作家的特点很鲜明,他们先走红于网络,再走向纸媒或出版,赢得各个层面的读者。

3.jpg

 

    近两月来,国内文坛最热闹的一个话题莫过于“网络文学”。 4月4日起,人民日报文艺部与中国作协创研部联合开辟“网络文学再认识”专栏,邀约专家学者,共同研究和探讨网络文学现状及其走向。繁荣发展了10多年的网络文学,如此密集地被各路级别颇高的评论家、专家、作家热议、讨论,引起广泛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专家马季、中国作协创研部原主任胡平等人撰文发言。经过两个月的酝酿、发酵,6月10日百岁老作家马识途一篇《要善于引导,也要宽容一点》文章,把话题推向高潮。

    记者注意到,谈及网络文学,不少专家文章中提到深圳。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专家、全国网络文学重点园地联席会议联络人马季提到一句响亮口号:“深圳,中国网络文学先锋队”。无独有偶,近日,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钱小芊带队,和广东省作协负责人一行,来到深圳专门调研网络文学发展情况。钱小芊说,将以深圳为样本,总结网络文学发展之路和扶持措施。

    深圳的网络文学再次被关注。深圳的网络文学究竟如何,成绩何在,问题何在?网络文学由电脑化转移到移动手机上,网络文学又该如何突破,深圳作家有何思考?记者循着这些问题,采访了部分网络作家和业内专家。

    深圳网络文学有三个“最”

    “深圳的网络文学,可谓人多力量大。”谈到网络文学,深圳市作协主席李兰妮介绍说,深圳的网络文学力量十分强大,从事网络文学写作的人员数以千计,有一定名气的网络作家有30多人,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赫连勃勃大王、贾志刚、红娘子、老家阁楼、寂无、冰可人、沐依晨、朱随等人。

    李兰妮进一步介绍说,深圳网络作家的特点很鲜明,一个是走红于网络,再走向纸媒或出版,赢得各个层面的读者;一个是学历相对都比较高,受过良好教育,作品文学价值比较高;但是他们的流动性也很大,随时离开深圳,又随时回来。针对深圳网络作家的特点,深圳市文联、市作协做了积极的推动工作,比如举办网络文学大赛,今年已经是第五届。通过网络文学大赛这个平台,一大批深圳网络作家从网上走到现实,受到关注。

    马季对深圳网络一直很关注。他认为,深圳的网络文学有三个“最”: 深圳是网络原创文学最活跃的地区;深圳是网络文学政策性扶持最给力地区;深圳是网络文学发展最均衡的地区。其中,“发展最均衡”主要表现在,深圳培育了不同层次的创作队伍,网络作家与传统作家之间没有门户之见,大家敞开心扉讨论创作,自然形成了多元写作环境,相互尊重,相互支持,取长补短,实现了创作交流的生动局面。“可以说,网络文学在深圳已经率先成为主流文学的有机组成部分,一个忽视网络文学的深圳文学是不可想象的。”

    “功利写作”让作品良莠不齐

    深圳网络文学有没有短板?中国作协调研深圳网络文学的研讨会上,记者列席旁听,发现深圳当红的网络作家头脑十分清晰,他们有自己的观点。

    出名甚早的“老家阁楼”直言不讳地说,这几年,网络文学也充斥着各种“推手”、“炒作”, 有些网站为了推广某本书,用虚假的点击率来欺骗网友,网络文学逐渐成了一个“利益的江湖”。深圳有不少网络写手通过网络成名,获得了很多利益,并且为了利益而偏离了文学的轨道。网络写作早年的那种纯粹、自然、守规矩,完全靠文章实力冒头的情况,被改变了,“但我始终觉得,作为一个成熟的作家,应该有远离‘利益江湖’的自觉和毅力。”同时,他认为,随着制度的完善,和读者审美意识的提高,网络文学会慢慢和传统文学融合,传统作家会上网写作,而更多的网络文学会被出版。

    “老家阁楼”的观点颇有普遍性。陈斯园是近几年崛起的深圳网络文学作家,他的“新新红学”研究、水浒研究备受网民喜爱。陈斯园觉得深圳的网络作家圈要警惕“功利写作”:“功利写作”不可避免地导致了网络文学存在一系列问题,比如质量良莠不齐、艺术承担感缺失、社会责任感淡化、著作权保护和抄袭剽窃等问题。

    贾志刚也是全国网络文学中数一数二的作家,他的历史小说,屡受追捧。他认为深圳网络文学要取得更大发展,必须要在为维权方面做点表率,“有时候很多网络写手觉得被盗版之后,就当作是一种另类的宣传,以致以后形成了某种习惯,只要是见到侵权,就当作是宣传,任其转载,这种习惯的危害性很大。深圳网络文学作家多、力量大,应该要有这个意识。”

    访谈:

    梅毅:

    无序而叛逆的集体创作 成不了文学主流

    ◎ 深圳特区报记者 钟润生

 

    文学在变化,网络文学也在变化。5年前,网民阅读网络小说还在电脑上,现在已经改在手掌中的小小手机上了。媒介在变化,自然,网络文学也在变化。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网络文学又该何去何从?记者采访了中国网络文学代表人物、著名网络作家“赫连勃勃大王”。 “赫连勃勃大王”的真名叫梅毅,为一级作家、深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多次参与主办网络文学大赛。

    记者:网络文学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发端,到今天10多年了。你是见证者、参与者。谈到“网络文学”这四个字,你最想谈什么?

    梅毅:不容回避,“网络文学”,这四个字,现在已经完全被毁坏了,有时竟成为“垃圾文字”的代称,越来越多的知识阶层和精英人士已经不读网络作品了。而且,很长一段时间来,国内主流评论界、当代文坛以及学术界对于“网络文学”一直处于失语和忽略的状态,主流文坛庙堂与波澜壮阔的新媒体江湖近乎完全割裂,甚至互相指斥、谩骂。

    记者:关于“网络文学”,我注意到,你在一篇文章提到一个新词“文学在网络”。你文章是这么说的:“厘清‘网络文学’的含义非常有必要!我们今天要推广的是新媒体文学,我觉得应该是一种更高层面上的网络创作!从严格意义上说,从前和以后的作家把自己的文学文字放在网络上,其实并不算网络文学。更不是谁在网上码字都是‘文学’,我想提倡的是:文学在网络!”

    梅毅:新媒体时代,也带来了文体的变化,特别是“网络文体”,乃后现代主义文化的主要特征。这个特征最大的特点,就是基本取消了高雅文化与大众文化的界限,并衍生出许许多多的亚文学类型。

    互联网时代,所谓的“后现代主义”写作模式属于一种无体裁写作。因为,新媒体的兴起,使得文学体裁多数被瓦解,昔日作者、读者、批评家之间达成的那种传统契约式的条件与框架都全然被更改。无体裁写作,在拉近了读者与作者距离的同时,在颠覆了文学价值的同时,使得传统写作危机重重——网络文学具有欲望化、游戏性以及交互性的叙事特征,甚至许多网络作品可以由作家与读者共同参与完成。在这种交流互动中,写手往往为了迎合读者的口味而改变初衷。

    记者:写手为迎合口味而改变初衷,这正是网络文学被诟病的地方。

    梅毅:是的,所以,我觉得,传统文学审美标准还是坚牢的,这种无序而叛逆的集体创作,毕竟沦为日后渐趋消减的另类叙事方式与亚文学类,肯定成为不了文学的主流。你看,从竹简、丝帛、纸张到电子荧屏,无论介质如何变化,我们终究会发现,文学终究还是文学。只要写作者能够密切剖析人类命运和阐释人性的奥秘,只要写作者能够继续深刻地揭示人的命运和人性的本质,无论网络泡沫如何喧腾,文学就会永远保持着尊严与高贵。

    记者:所以你的观点是,网络文学也好,新媒体文学也好,他们是一种趋势,这是无法阻挡的,但是要脱颖而出、为人流传,还是要回归到“文学”本身。

    梅毅:对。

Tags:网络 写作 责任编辑:tea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网络文学,只能是个“孩子”? 下一篇刘波:如何写出一座城的存在与精..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