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第二届深圳文学季“2015女性作家峰会”在深举行
2015-12-01 13:38:31 来源:深圳商报 作者: 【 】 浏览:1617
分享到:
评论:0
第二届深圳文学季“2015女性作家峰会”在深举行
深圳女作家畅谈女性写作
魏沛娜

【深圳商报讯】(记者 魏沛娜/文 韩墨/图)“女性作家在这几十年的迅猛发展是非常瞩目的。”第二届深圳文学季“2015女性作家峰会”日前在深圳图书馆举行,会议围绕主题“性别认知与女性想象——女性作家眼中和笔下的世界”,邀请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何向阳、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凯雄、中国作协办公厅主任胡殷红与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天津市作协主席赵玫、广州市作协主席张欣、辽宁省作协副主席孙惠芬、深圳市作协主席李兰妮展开对话,并与现场的深圳作家、读者进行交流互动。

此次活动由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广东省作协、深圳市文联主办,深圳市作协、福田区文联、福田区作协、深圳图书馆等共同承办。本次峰会分为两场。当天上午的会议,由何向阳、潘凯雄对话范小青、孙惠芬。

范小青以小说创作为主,著有长篇小说19部,代表作有《女同志》《赤脚医生万泉和》《香火》《我的名字叫王村》等。谈到自身的写作时,范小青表示,在写作时她并不会特意想到自己是女性,而只是想到自己看世界看生活的眼光和敏感的点。“我从1980年写第一个作品到现在,30多年来一直是以当下题材为主。”范小青说,这与小时候经历过的农村“文革”的影响有关,始终是依赖于当下社会,故在创作上“特别对社会中看似平凡,看似很正常的东西,能发现其不平凡、特殊性和荒诞性。”

自称是“土生土长的农民”的孙惠芬,曾出版小说集《伤痛城市》《城乡之间》《民工》《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等作品。她也讲到自己20多岁才从乡村走出来,而走出来的原因正是因为写作。“我早期的作品就是倾诉自己的日记。”孙惠芬表示,最初的心情在她的内心就是一个历史,即“心理的瞬间就是历史”,而她关注的历史就是瞬间的历史。所以,她最初的写作也可以称是“诉说心灵的瞬间”。

此外,当天下午的峰会,由胡殷红对话赵玫、张欣、李兰妮。讲座伊始,赵玫首先分享了自己创作《武则天》《高阳公主》《上官婉儿》的过程。她认为这是三部作品是“为女性完成对女性致敬的文本”。在她看来,某种意义上男性作家的作品是一种横向的东西,他们更关心历史,骑马挎枪之类,但女性作家的作品是很内敛的,完全是女性特制。“我认为男性是横向,女性是竖向的。在竖向中,很多女性作家反而更深刻。”赵玫甚至笑言“其实男人根本不适合写作”,而“真正适合的就是女人坐在家中对着纸安安静静地写作,而且都是深刻的写作”。

曾任卫生员、护士、文工团创作员的张欣,在会上坦言自己很关心女性的快乐。其作品温暖也与自己“爱女性”有关。她认为文学并不是很公立的,换言之,很难在写作中解决自己生活中的问题。“如果你爱写作,写作是自我救赎的过程,你在写作过程中是对自己的一个治疗。”

此外,近年出版长篇纪实文学《旷野无人——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精神档案》和长篇纪实小说《我因思爱成病——狗医生周乐乐和病人李兰妮》的李兰妮,当天讲述了有关精神疾患和生命困境的创作经历与思考。她认为,女性想象和男性想象不同,对待同一个题材的态度和视角,包括写作时的心态可能都是有比较明显的区别的。

深圳女性作家群体有鲜明的特点

创作引来文学评论界关注

【深圳商报讯】(记者 魏沛娜)刘西鸿、李兰妮、彭名燕、王小妮、盛可以、吴君、蔡东……近30年来,深圳一批女性作家的创作逐渐引起文学评论界和读者的关注。这些深圳女性作家的创作视野开阔,热切关注深圳这座城市的现实背后人们的心理与精神境况,尤其在把握体察人的境遇与时代价值方面尤见力度,涌现出不少令人瞩目的作品。如何看待深圳女性作家群体的创作特点?孟繁华和于爱成两位文学评论家对此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深圳的女性写作,确实相当有特点,名家汇聚。”作为深圳市作协专职副主席,于爱成对深圳女性作家群体颇有研究。他介绍,具有代表性的深圳女性作家有刘西鸿、乔雪竹、李兰妮、黎珍宇、张黎明、彭名燕、李亚威、苏曼华、王小妮、刘虹,再到年青一代的郁秀、盛可以、央歌儿、吴君、涂俏、蔡东、秦锦屏、弋铧、刘静好、俞莉、旧海棠、吕布布等。尤其王小妮在中国当代诗坛是一位卓有成就的诗人,盛可以被认为是70后女性作家的佼佼者。此外,蔡东也被认为已进入当代中国80后青年作家一线阵容。

“深圳女性作家对深圳现实生活的表达和关切远远超过于对女性性别的关心,这一点我确实对深圳女性作家深怀敬意。我非常赞同她们的情怀、关注问题的方式方法和文学选择。”文学评论家孟繁华也认为,和全国其他女性作家群体相比较,深圳女性作家群体有鲜明的特点。多年来,像彭名燕、王小妮、李兰妮、吴君、蔡东、秦锦屏等构成一个非常庞大的女性作家群体。“但我注意到,深圳女性作家几乎没有、或者很少从女性立场出发进行写作的。换言之,她们不是站在女性主义或女权主义的立场上来观察深圳和书写深圳,她们和其他男性作家一样,都是面对深圳的现实生活,面对男女两性共同关注的问题来展开自己的写作。在她们看来,面对两性共同的问题,女性性别问题并不具有解决的优先权利,这点我非常欣赏。”

孟繁华特别向记者介绍,像刘西鸿的《你不可改变我》,曾经跟刘索拉的《你别无选择》、徐星的《无主题变奏》等作品,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文坛上掀起了一股巨大的现代派文学旋风,他们用西方现代派的文学创作方法改变了当时“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一统天下的文学格局,对中国文学变革起了非常巨大的作用。

在他看来,彭名燕对深圳整个改革开放历史过程的描述,包括对改革开放后几代人不同价值观的表达,同样精彩;而李兰妮近年两部作品《旷野无人——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精神档案》和《我因思爱成病——狗医生周乐乐和病人李兰妮》,都是写抑郁症的题材。“李兰妮的作品非常重要,但被关注不够。社会生活的发展,每个人的压力越来越大,精神焦虑和精神病症可能会越来越严峻。李兰妮因为有过切肤之痛,她在解决自己的问题的同时进而关注到抑郁症群体。她的努力令人感动。”孟繁华说,此外吴君的从《亲爱的深圳》到《生于东门》、蔡东的从《往生》到《布衣之诗》等,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

▲范小青。
◀李兰妮。
▲张欣。
▲赵玫。
▲孙惠芬。
Tags:文学季 责任编辑:乘风无痕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悲伤者的无力:关于《于秀和她的.. 下一篇应似飞鸿踏雪泥——记香港中文大..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