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深圳原创话剧打破桎梏 从历史中找精神出口
2015-04-10 11:10:09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 】 浏览:29
分享到:
评论:0
    深圳原创话剧打破桎梏 从历史中找精神出口

《庄先生》在北京首演获赞,近期回深上演,南都独家专访编剧庞贝

作者:黄璐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4月07日 星期二    编辑:南都   版次:SA36   版名:大件事 深文
字号:T T
作为第4届深圳戏剧节的开幕大戏,深圳原创话剧《庄先生》于3月27、28日在深圳音乐厅5楼小剧场连演两场。这是该剧继去年年底在北京国家话剧院首演之后,首次“回娘家”。

    《庄先生》话剧现场。

    庞贝。

    第78期

    作为第4届深圳戏剧节的开幕大戏,深圳原创话剧《庄先生》于3月27、28日在深圳音乐厅5楼小剧场连演两场。这是该剧继去年年底在北京国家话剧院首演之后,首次“回娘家”。

    上海戏剧学院博导熊源伟看完该戏之后评价说,“《庄先生》很抓人,全程无尿点。”著名文学评论家孟繁华更是表示,“如此的思想力度和文化含量,在荒诞和反讽中把这样一种悲剧性写得如此深刻,当今的戏剧创作中该是无出其右者……这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对话,也是与西方现代戏剧的对话。终于有这样一部戏剧作品,对于西方现代艺术不是‘跟着说’或‘接着说’,而是‘对着说’,这是真正的对话。”

    事实上,一提起深圳原创话剧,不少人都会皱眉头,这代表着题材是老板创业、时代背景是改革开放,情绪是积极奋发,价值观是成功创业,甚至连戏剧的第一幕都能预想到,自然而然都是一个年轻人背着孤独的行囊踏上深圳这处异乡……深圳的特区身份一直成为深圳戏剧创作的桎梏,难以跳脱。

    究竟是什么能够让这部戏收获如此之高的评价?让很多观众都表示,“好本子!”南都记者独家专访此剧编剧庞贝,听听他如何构建这一剧本,又是如何评价当下的创作环境的。

    该剧还将于4月28、29、30日在深圳音乐厅连演三场。

    关于《庄先生》

    在找寻被正统文化所遮蔽的精神坐标

    南都:庄周是庄生的精神出口,是他对理想化人生的向往。庄周是庄生潜意识的投射,那么,庄生是不是也是编剧您本人的自我投射?

    庞贝:确切来说,是当今这个知识者群体形象的投射,我本人的生活远非像庄生副教授那般难堪。我想呈现的是这个群体的精神境况,一种当代犬儒主义的生存状态。古代的犬儒主义者却是有另一种风貌,战国时代的庄子和古希腊时代第欧根尼,他们的内心都很强大。

    南都:既然不是你本人的影子,为什么要写庄子?

    庞贝:李泽厚先生说,“中国文人的外表是儒家,但内心永远是庄子。”两千年独尊儒术的中国文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文化?在中华文明原生时代的诸多先哲中,唯有庄子最具契合现代人心灵的魅力。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很任性的人,他也许就是中国历史上最任性的人。他就是庄子。他是“千古逍遥第一人”,他是我们历史长河中一个被正统文化所遮蔽的精神坐标。为“任性”一词正本清源,我们看见了庄子。

    南都:这部戏是乐观的还是悲观的?我能否这样理解,即便最后是暖色的芦苇地,有永恒的拥抱,但实际上,您赋予这部戏的血脉里还是悲观的。

    庞贝:人生苦短,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这个戏有一种悲悯情怀。绝望中的希望,即便是虚幻的记忆,也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庄先生》其实是一部悲剧。这部戏甚至也具有亚里斯多德悲剧定义所说的两大功能:宣泄与升华。譬如,庄周的狂吠和论剑便是一种“宣泄”,而永恒的拥抱和死亡的诗意便是一种“升华”。

    关于创作

    “怎么写”其实是比“写什么”更重要

    南都:之前看到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一个荒诞的故事,但我们却满眼看到真实,评论家也说,这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品。你是如何理解荒诞与真实之间的关系的?

    庞贝:我们说中华民族文化复兴,其实也包含佛道文化在内。我们回望历史,回望我们文化精神的原乡,其实是为寻求某种启示。太阳底下无新事。作为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一个荒诞不羁的智者,庄子早已看破了现实表象下的荒诞实质。从某种意义上说,《庄先生》是在向荒诞派戏剧大师贝克特致敬,我力图呈现历史与现实之间的荒诞逻辑。

    南都:《庄先生》的结构很是精心,你是一个对于结构很痴迷的人吗?对于您而言,结构有什么意义?

    庞贝:对于真正的创作者而言,“怎么写”其实是比“写什么”更重要。我力图为自己的每一部作品都找到一个“有意味的形式”。《庄先生》最初的文本是一个“戏中戏”的结构,就这个题材而言,那的确是一种很合适的形式。不幸的是,当年我刚完稿,“金牌编剧”邹静之以“戏中戏”为结构形式的《我爱桃花》就出现了,我只好无奈放弃。又过了若干年,才有了目前这个“历时性复调”的结构。

    南都:您说,您要做一个别人没有做过的结构,独一无二是您一直追求的吗?这是您的野心所在吗?

    庞贝:也说不上是什么野心,但于我而言,作品若无独一无二的结构,那就不值得去写。说到《庄先生》,写剧本时我面临的难题是:戏剧形式究竟还有多少突破的空间?在一个线性故事中实现多维叙事的可能性有多大?《庄先生》便是在一个“历时性复调”的结构中呈现出一个立体的人。世界戏剧中也有一些“共时性复调”的范本,但迄今我们并未见到有这种“历时性复调”的作品。如此说来,《庄先生》的叙事方式无疑是具有了特别的原创性。

    关于创作环境

    好本子的标准现在没有了!

    南都:您的作品《庄先生》、《无尽藏》、《上海王》都是过去的故事,您是有古代情结吗?有没有考虑过创作直击当下的作品?

    庞贝:这几部作品都是过去的故事,对于个人来说,也许是一种逃避,也许是一种寻找。我写历史其实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在历史中发现了对于现实的深刻启示,而这是那些庸俗现实主义作品所难以抵达的深度。至于“直击当下”,还是让那些快手的作家们去直击吧。张三可以直击,李四也可以直击,我就不去凑那热闹了。问题是,很多直击现实的作品都是速朽的垃圾。

    南都:很多人都说,不论是戏剧界还是电影界,认为好本子太少。您这样认为吗?您觉得当下创作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庞贝:问题是,好本子的标准没有了!消费市场热了,很多编剧和导演本来就水平有限,如今也都要赚“快钱”,很多投资人心态也与煤老板无异。真的是要多无聊有多无聊!

    《庄先生》剧情简介

    战国中期。庄子辞官归家,却不得不装死避难。而当其从濒死状态醒来,一切都已变了……

    当下。“终身副教授”庄生手捧着以毕生心血写就的专著,却无法以此换来职称与金钱。是“拍”还是“舔”,他会何去何从……

    相隔两千多年的两个人,都在自己的“困境”中。到底庄子的故事是庄生的梦境?还是庄生的故事进入庄子的梦里?最终,庄子得了“自由”庄生呢?

    这部戏剧的表层故事为“出走与回归”,而深层的主题或可解读为“困境与自由”。若以自由为主题,或可这样理解:欲求自由摆脱物役(第一幕);现实困顿不得自由(第二幕);悟真得道自由自在(第三幕);精神获救终得自由(第四幕)。(转载自大麦网)

    采写:南都记者 黄璐

    图片 受访者提供

Tags:深圳,文学 责任编辑:乘风无痕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2015深圳青年作家研讨会在京召开 下一篇关于征集2015年度中国作家协会少..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