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卢一萍推新作《少水鱼》: “我终于写了一部纯南方气质的小说”
2023-10-29 17:49:11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张杰 【 】 浏览:160次 评论:0
当阿来、罗伟章、卢一萍三个小说高手聚在一起,他们会谈些什么?10月17日下午,卢一萍长篇小说《少水鱼》新书发布会在阿来书房举行。新书发布会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小说月报》执行主编徐福伟担任学术主持。在徐福伟的穿针引线下,阿来、罗伟章、卢一萍三人围绕《少水鱼》的创作展开分享,话题涉及文学与故乡的关系、何为“文学里的南方气质”、小说的语言与人物形象等。

作为《少水鱼》的作者,卢一萍特别分享了他创作该作品的来龙去脉、心路历程以及所思所想。

一次有难度的成功的艺术创作

《少水鱼》这部小说共四十万字,由金、木、水、土、火五章及引章、结语组成,总共五十五节,书写一个家族百年命运遭际,也书写迁徙与爱情。小说描写了李氏家族五代人为创建带有荒诞色彩的新唐王国,百年间自大巴山南麓流徙到江南,再从东海荒岛沿长江远征到大巴山南麓的惊心动魄的经历,历史背景深厚。作者将故事置于长江中下游这样一个广阔的地域,地理背景宏阔。把微小的人物与对强大命运的抗争并置,使其相互映衬,更好地表达了时代变迁中人的不屈不挠、行为的决绝、人心的孤独、人性的幽微。

卢一萍在《少水鱼》中表现的艺术掌控能力得到阿来和罗伟章的点赞。两人都认为卢一萍这次写作是一次有难度的成功的艺术创作。

阿来说,卢一萍在《少水鱼》中运用了类似“野史”的方式来构成故事基本框架,这对于写作者而言,其实是有风险、有难度的,“很多作家会在这种尝试中被‘野史’的荒诞不经所淹没,无法找到让这种荒诞不经变得有逻辑、变得合理的办法。但是在《少水鱼》里,我看到卢一萍找到了一条自我发展的故事线索,他能够通过多个角度的书写让整个故事变成一个人性的多面体,并且使叙事腔调浑然一体。”

罗伟章与卢一萍同样都来自大巴山,两人有着共同的故乡背景。在罗伟章看来,卢一萍《少水鱼》是一部“在路上”的小说。“虽然每一部小说都‘在路上’,但是直接把叙事空间安排在路上的并不多,这种处理方式即是《少水鱼》独特的艺术特点,却也是它艺术呈现的难点所在。”罗伟章认为,“在迁徙的路上,卢一萍巧妙地安排了复仇、爱情、新生等众多的情节,这对作家的写作功力是一种不小的考验。”

卢一萍说,《少水鱼》对他来说,“算是一次小的突破,我完成了心愿:我终于写了一部纯南方气质的小说。”《少水鱼》中的地理背景是长江中下游流域。“我十七岁入伍后,在新疆生活了二十年,在北京读书三年,那时我这个南方人对南方的认识远没有对北方深,这也是我前三部小说的故事发生地都在北方的原因。我2012年底回到四川后,通过大量的旅行,才开始对南方有所了解,产生了文学意义上的认知。除了不多的中短篇小说,《少水鱼》是我第一次在广阔的南方地域里虚构的一个真实的南方世界。”

从三十岁的“残稿”开始写起

《少水鱼》这部小说的诞生过程比较艰辛、漫长。卢一萍透露,他是七易其稿之后,才终于写完。“在小说的结尾,我标注了创作和修改的时间。看着那些日期,我颇感欣慰,长舒了一口气,双眼竟有些潮湿。我盯着‘1995年冬,乌鲁木齐南山,残稿’看了很久,虽是那样标注的,但我1993年到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上学不久就开始构思这部小说,1994年初就开始写了,到今年刚好是三十年时间。”

卢一萍说的“残稿”,篇名叫《乡村诗篇》,一共十四五万字。这个小说虽写残了,但小说里的人物形象却一直活在他的心里,“我发现他们是有生命力的,我只有把他们写下来,才能心安。”2019年,卢一萍为写长篇非虚构作品《扶贫志》作准备,走遍了湘西乡村,“算是对一个局部但具有代表性的中国乡村有了颇为深入的了解,便又有了写出这部小说的冲动。”2020年,卢一萍又多次回到老家南江县,走遍了它的山山水水,了解了它的历史、风物、民俗、传说、各类故事,先写了一系列散文,重写《乡村诗篇》的冲动更加强烈。这就是2023年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少水鱼》的由来。

卢一萍还透露,写《少水鱼》,虽然是重写《乡村诗篇》,但“残稿”里的东西用得很少,而是另起炉灶,《少水鱼》这部小说所呈现的,都是新的人物、语言、结构、时空和想象。


Tags:小说 责任编辑:master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潘凯雄 | 长篇小说究竟该多“长” 下一篇情感抵达指尖就是诗, “深读诗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