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彰显民间写作的力量——余立功历史长卷《葵花金黄色》引专家热议(二)
2023-12-06 11:37:46 来源:深圳文艺评论 作者: 【 】 浏览:2323次 评论:0
 

对城市的生活轨迹作出一种回应

 

尹昌龙.jpg

尹昌龙


本次研讨会由深圳市政协文化文史委主任尹昌龙主持。“《葵花金黄色》真的充满着迷一样的矛盾。”尹昌龙称赞余立功是把公文和小说都写得很好的人,把两种不同的语言体系统一起来。“生活在深圳的江汉平原湖北人,他的所有小说全部都是写故乡,写泥土,人有时候固执到什么程度?从泥土中来,要回到泥土中去。一写到江汉平原,我觉得他就治愈了。”尹昌龙认为,余立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乐此不疲地坚持写小说,其实是在“自我治愈”。“他通过小说‘回家’了,那种‘回家’的感觉恐怕是一个人的狂欢。”

 

刘卫国.jpg

 刘卫国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卫国表示,这部小说从题材上来说属于历史小说。跟新历史小说有所不同的是,这部小说虽然也写到了金钱、权力、性这三种欲望,但是它更强调人品,也就是人的良心和道德。“如果说新历史小说是用欲望解构历史,那么余立功这部小说是在用人品重构历史。”在刘卫国看来,这更接近历史真相。

 

孙民乐.jpg

 孙民乐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孙民乐立足余立功的小说,探讨文学的德性。他表示,基于自己的经验,基于非常特定的现实理念,依旧用文学的方法去从事写作,就是一种德性的写作,也是一种写作的德性。为此,他把《葵花金黄色》这部小说代入到一个更大的语境当中来探讨,这个语境就是如何讲述乡土,或者说乡土表达的背后存在着什么样的人性的、社会的、文化的动因。在他看来,余立功“在一个繁忙的城市里,还记着他的故乡,记着故乡的风俗,尤其是他书写乡村生活的细致。这种细致从某种文学标准来看都近乎繁琐,都有点不节俭、不精致,但趋近于繁琐的细致,表达的正是关心”。所以,“这部小说,好像什么也没跟上,什么也没追上,但恰恰是这种不急不忙的、不追任何东西的、走自己的路的方式,可能预示着一种文学的德性的产生,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种文学的德性”。

 

李杨.jpg

李杨


在当代文学研究里,包括在深圳文学研究里,怎样处理乡村书写/乡土书写,或者说乡村书写/乡土书写跟当代文学构成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李杨在思考的问题。他认为,杨争光、余立功等作家一直在城市里书写乡村,他们的写作恰恰是城市经验特别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城市情感特别重要的一个部分,其实是在对城市的生活轨迹作出一种回应。

 

海天出版社副社长魏甫华从余立功的写作出发,谈论德性跟乡村社会、乡土社会之间的关系,以及跟乡土文学之间的价值归依的问题。“当我们说地理意义上的回不去的时候,只能通过文学方式来建构,这也是我们体验深刻的乡土经验。不是说我们跑到了城市,就是一个市民了,实际上我们的根基是乡土性的。”

  

Tags:余立功 民间写作 葵花金黄色 责任编辑:master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2/4/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葵花金黄色》中人物艺术形象考.. 下一篇深读诗会|第二十八期|主题诗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